• mago

《尋愛偵探阿洛伊斯》:孤獨是所有愛戀的開端

Updated: Jun 15, 2018



「無論我們想像了什麼,留下的,才是最重要的本質。」——引用自電影台詞

故事講述一名與父親一起開徵信社的男子,在父親去世後的某天被偷了相機,而相機裡有所有的秘密,他亟欲拿回相機,卻在追尋之中開啟了另一個從未到達的世界。


被觀景窗封閉的靈魂


男主角Aloys是一名徵信社的偵探,他的生活只有工作和父親,在家反覆播放偷拍來的影片是他唯一的娛樂,甚至可以說建構了他的世界。電影從他的父親去世開始,生命中最重要的其中一個支柱消失了,在他臉上我們卻感受不到任何情緒,Aloys仍繼續偷拍,繼續看著那些用觀景窗窺視的、不屬於他的生活。

就在他更拼命封閉自己時,他的相機被偷了,進到他密不透光的房間裡的是一個陌生女子的聲音,女子邀請他進行聲音想像的遊戲, 原先憤怒、想趕快找出女子拿回相機的Aloys,竟在額頭靠著牆的那霎那穿越了牆到達一座森林……一座擁有另一個孤獨靈魂的森林。

(圖片來源為網路)


現代人的世界也是以那個會發光的小螢幕組成的吧?對照在都市生活的人,和角色一樣封閉、一樣自我,我們拼命的擴建高樓大廈想要聚集,人與人間心的距離卻拼命向外散塌,也因此Aloys這個角色才能這麼快得到觀影者的認同,因為我們跟他一樣孤獨、一樣渴望有人可以解救我們的孤獨。


太過美好的想像極限


進入了森林,Aloys和女主角Vera開始一次又一次、只屬於他們的幻想約會,漫長的等待只為了下次拿起話筒瞬間的悸動,在那個被捏造的世界裡可以逃離現實的苦難,他們想像對方穿著紅色的西裝外套、一起去餐館吃飯、邀請朋友來家裡辦派對、一起譜出快樂和諧的樂曲……,所有在真正生活中從未辦到的在連結著他們的幻想裡都成為可能,而導演也在虛與實間用色調做出分別,繽紛的虛擬對比灰暗低飽和的現實。

(圖片來源為網路)


Vera在話筒那端說到他工作的動物園中有一隻海獅的行為「他到現在還以為自己在大西洋裡,直到游到撞上玻璃才會想起自己已經被關進動物園了,只是當他再往回游,他又忘記現實,以為自己仍在大西洋悠游。」這段隱喻對男女主角當時進展的狀態而言我認為相當精彩,因為此時虛實的界線已經開始模糊,Aloys漸漸分不清楚虛實,甚至在「真正的」Vera來到他面前時他因為「想像的」Vera猶豫了,即使在腦中的已經和她有過無數次相處,Aloys仍難以跨出那個脫離世事的、太美好的想像。


終於彼此落定的孤島


我最喜歡的一場戲是電影尾端Aloys在虛實搖擺不定時,「真正的」Vera失望離去、「想像的」Vera用窗簾一層層包住自己,眼看兩都將失去Aloys必須選擇的瞬間。他先走向了「想像的」Vera,褪去布簾他握著她的手,抬頭一看這雙手的主人竟是去世的父親。回到第一段提到的,面對父親離開的毫無情緒,在此刻終於有了解答——Aloys並非不在意,而是太過傷痛始終封閉著自己不願面對,試圖藉著和Vera的愛戀遺忘悲傷,悲傷卻如影隨形的再度出現,直到他認清現實的那一刻才真正放下、甚至與自己和解,就像那從陽台飄落的白色窗簾,一切從想像延伸的美好還是終將錨定這個世界。

(圖片來源為網路)


Aloys終於認清他要的、和他需要的是什麼,他掀開車上的防塵套朝Vera所在的地方駛去,最終他們兩個穿著同樣的白色衣服(也呼應了他們幻想中穿著一樣的紅色西裝),一個在床上、一個在床下,面對面的甜美睡去,像是兩個孤島終於緊靠,或許他們會在夢裡再度交纏,但當他們再睜開眼,這次是真的出現在彼此面前。

極具詩意的影像、極具詩意的隱喻,這是藝術電影的極致發揮,我對《尋愛偵探阿洛伊斯》的喜愛程度持續增加,想到Aloys終於找到靈魂落定之處,每一個孤獨的我們就會對明天多一點期待吧。

(圖片來源為網路)


_ 一分的厭世加上一點的疏離,一尺的墮落再加上一寸的掙扎

世界上一定有什麼才會絆住我二十一克的靈魂,而你用三千焦耳的溫度牽起了我一光年的思念

我要在你的應許之地拋下一萬噸的錨,然後用一世的時間飛去。——ALOYS

_



〔電影〕尋愛偵探阿洛伊斯 ALOYS

〔導演〕Tobias Nölle

〔國家〕瑞士

〔私心評分〕9.2/10

〔上映資訊〕將於2018.05.11全台上映


點我追蹤instagram獲得更新更快的資訊!

92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