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mago

《漢娜的失序人生》:生活死去的圖像

圖片來源為網路

「我們結束了,我們兩個已經完全的自由。」

漢娜的丈夫在晚年入獄,親生兒子又與自己斷絕關係,白天是別人家的幫傭,閒暇時去表演班上課,晚上回到家只剩下自己一隻悶悶不樂的狗,走入生命的終點之前,漢娜的人生是否會就這樣度過了呢?


我常常認為某些時刻自己其實不存在於「現在」,是以你看著眼前的生活上演,卻難以融入或毫無心神嘗試,這種於城市裡逐漸擴大的疏離感,在《漢娜的失序人生》裡,透過導演沈穩的敘事與Charlotte Rampling不差分毫的表演,被暴戾的揭露。

圖片來源為網路

說是暴戾,但我卻未感一絲不舒服,原因之一是我與疏離的相處早已習以為常,之二是關於電影「告訴」的方式:

漢娜丈夫入獄前的那個晚上,吃著燉煮的魚兩人在餐桌前一語不發,燈泡壞了,丈夫起身修理,之後兩人又再次盯著那會發光的黑色盒子,直到睡前漢娜幫丈夫按摩,丈夫對她說了「謝謝」,之後兩人互道晚安後,背對著背,那是他們兩夫妻一天的所有對話。

老實說,我不太確定夫妻裡的確包含伴侶關係,但伴侶裡是否包含著夫妻關係?因為「夫妻」漢娜會去探監,但若回頭檢視「伴侶」這層,兩人卻相敬如賓得讓人感受不到一點溫度,這是電影裡的第一個疏離,也是我認為生命中最難釐清的糾纏。

圖片來源為網路

「如果你不愛我,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要的到底是什麼!」在某天一如往常搭乘的地鐵裡,一對情侶在漢娜身邊激烈的爭吵著,漢娜坐在座位上皺著眉靜靜的看著,那個因男生劈腿而慍怒的女孩,她失控的行為突然只像是一齣鬧劇;在某天的表演課堂中, 老師要所有學生向中間靠攏去與他人碰撞、推擠,可即便漢娜與他們已如此靠近,卻依然從眼神中流露出生澀的漠然。

關於被兒子拒於門外後漢娜在廁所崩潰的那場戲,我相信很多人至少曾經我有,在某個感覺自己與對外連結全然斷裂的瞬間,會面臨的失落、會面臨的無所適從,像是在空氣中飄散的塵埃,每每終於依附住什麼卻在霎時又被風吹動。

圖片來源為網路

漢娜日常的圖畫一幀幀展演著,拼出了她的生活,卻始終無法完整,入獄的丈夫、不再往來的兒子、送走的狗狗、最終只能獨自留下的缺憾,像是那頭擱淺後死去的鯨魚 ,漢娜會不會在某個時候的人生裡也早已死去?


時針繼續精準的照著時間擺動,關於城市裡人們的孤獨與痛苦,依然被折磨得無法真正自由。




〔電影〕漢娜的失序人生 Hannah

〔導演〕Andrea Pallaoro

〔國家〕法國

〔私心評分〕8.3/10

〔上映資訊〕將於2018.10.12全台上映

點我追蹤instagram獲得更新更快的資訊!


《漢娜的失序人生》Hannah|正式預告 10.12 走出寂靜



謝謝「鏡象電影 Mirror Stage Films」的試片邀請!

30 views0 comments